魔法少男巴啦啦ずヅ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无聊吧…

鞋子?眼镜?饮料瓶…这是啥…

我的和尚和兔子不得不说的故事

只怪贵妃乳量大…

6.18黄濑的第三个生贺,一直希望可以早日为二黄生贺,但是拖到现在,三年的话已经高中毕业了吧,生日快乐黄濑!!!!

【青黄】Untouchable(触不可及)

A Bai:

*单向暗恋


 *双模特 


*年上 年龄差10左右


Ps:Touchable (触而可及)是黄濑→青峰(双向可能有)


这个是黄濑←青峰(双向可能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黄濑从化妆间出来,一边朝拍摄间走去,一边问着身边的小助理:“下一场要拍什么?”




     不是黄濑刻意耍大牌,也不是他记忆力不好,作为一个刚出道没多久的新人模特,公司会帮他接很多很多小广告和杂志内页拍,凭借着黄濑那俊美的面容和有型的身材倒也还算不负所托,签约合同倒是一直没有断过。




     只不过大多都是些不入流的小众杂志和三流广告罢了。 




    “嗯……是《南风》杂志的一个专题展示,这期的主题是…释放'原始兽欲'。”小助理仔细翻阅着手里的一大堆资料,然后认真告诉黄濑。 




    “……哈?你确定?!” 如果黄濑没有记错,这本杂志好像是…同志圈还算有名的时尚杂志吧,这种杂志怎会找他去拍内页?




     他怎么说都只是个圈外人才对吧。 




    “公司帮黄濑君投了简历给很多杂志,说真的这次《南风》能有所回应也让我们有点受宠若惊呢,是杂志那边直接联系了你的经纪人,她帮你签的。”




     见黄濑仍在沉思,小助理赶忙又补充道:“黄濑君,求求你,这本杂志在时尚圈里算是小有名气,所以你的经纪人才会毫不犹豫就签了,这真的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机会,拜托……” 小助理跟在他身后,苦苦哀求,很害怕眼前这个新晋人气模特会因为经纪人签了自己不想拍的题材而感到生气,更害怕的是因为模特的临时解约对双方合作造成的影响,到时候她肯定会被毫不留情地开除。




     也许是察觉到了她言语中透露出的紧张,黄濑转过头,冲她微微一笑。




 “安啦,我又没有说不拍,就是突然有点紧张,有点…毕竟之前没有拍过这种类型的。” 




    当模特,不过就是要取悦读者取悦观众,什么眼神哪种动作何等角度能取悦到读者都是非常关键的技巧。黄濑对于自己取悦女性读者的能力还是挺有自信的,不过男性读者就…… 




    “我记得这个专题的内页一共由两个模特来拍的,总之我们先去摄影棚看看另外一个模特要怎么拍?”小助理提议。




     黄濑跟着助理来到了拍摄现场,可算是见到了另一位正在拍摄的模特,他上半身什么都没穿,下身只随便穿了个黑色沙滩裤。 脸颊和身上涂着数道油彩图案,让他看起来更加野性十足,古铜色的性感肤色和健硕的大好身材正在聚光灯下大放异彩。




     还有他对着镜头那桀骜不驯的眼神,令黄濑深深折服,仿佛他就是这天地之间呼风唤雨的王者,任人只能臣服在他脚下。




     如果他对《南风》了解得再多一点,就不会不知道,这位叫青峰大辉的前辈,算得上是《南风》里数一数二的当家模特了。




     黄濑看他轻易就能摆出各种pose,拉着旁边的补妆师大呼救命:“前辈气质未免太好,真是羡慕得不行…” 




    “喔……只是羡慕吗?”那位化妆师打趣地看着他。 




    “不然还有什么。”黄濑转头问。 




    “大辉在那个圈子里也还算挺受欢迎的好吧,所以就算是男人喜欢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咯。” 




    “诶?!”黄濑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你说他是……?” 




    “是啊。“化妆师点点头,继续说:“虽然他之前没刻意隐瞒过自己的性取向,不过据说是被一个大小姐缠得太烦,索性就公开出柜了。”




     “原来这位前辈这么任性……”黄濑一边脱衣服一边暗自感慨道。




     是啊,任性的后果就是高达数亿的违约金和解约危机……好在他的人气并没有随着出柜风波而受到太大的影响,反而还被南风的主编看中,拉过去'当牛做马'使了好些年……当然,只是工作上的。




    “别看他这样啦,大辉虽然在模特圈子里比较低调,也不年轻了……在那边的圈子里却挺受欢迎呢。”








     将相机拿下来反复比对过后,今吉对青峰使了个OK的手势,然后偏头对站在一旁的樱井说道:“感觉很好吧,嗯,要是他的脚下有头狮子趴着就更好不过了。”




     “抱歉!我这就去动物园牵一头过来!”小樱井刚入行,工作态度严谨又认真,生怕出了一点差错,现在摄影大人发话了,哪怕是去天上摘星星,他也得卯足了劲儿去够。




     青峰走过来,一个揽肩又将樱井一把薅了回来。




     “流氓,别调戏我们家可爱的小助理。”




     樱井夹在两人中间简直泪目,青峰前辈,你以为我会感激你来给我解围吗?!人家还不好说,你可是纯弯的啊,嘤嘤嘤!身边人的目光都要把我射成筛子了,还有,你能不能先穿件衣服啊喂! 




    “好好好。”今吉重新拿好相机,冲着黄濑的方向挥挥手:“下一位~”




     黄濑上前,就如同往常一般面对着相机,回想着刚刚青峰前辈的那种感觉,试拍了几组,效果却不尽如人意。




     “之前没拍过吧,这种的……?”今吉问他。 黄濑老老实实地点了头。




     “没拍过的话,表现失常在所难免……只是嘛,这么多人都在等着你一个,你没状态,耽误的是大家的时间。”今吉看得出,他并没有消极怠工,也在很努力地配合自己寻找感觉,只可惜… 




    “他的那种感觉,你学不来的。”能给他的友善忠告也就这么多了。




     毕竟不是一个圈子的人嘛,他可能不太懂怎么讨男人喜欢。




    “抱歉,我可能需要……再酝酿酝酿情绪。”站了半天没动的黄濑小声说着,口气中饱含无奈。




     今吉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黄濑松了口气,朝着洗手间走去。




     本来这种事情就不在自己的理解范围之内,他从来就没想过会跟这个圈子有些什么关系。




     他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新人模特,只要穿得稍微时尚一点,摆几个好看的姿势就能引得一群初高中小女生对自己尖叫连连。




     冷水刺激过后,果然能够让自己的头脑有所清醒,可是这对自己……毫无帮助,该要面对的一切还是横在眼前,像一道鸿沟,难以逾越。




     站在洗漱池前的黄濑缓缓起身,这才通过镜子注意到站到自己身后的青峰。




     他是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的……而且好像还在盯着自己看? 




    “前辈……”黄濑冲他点点头,后退了几步,打算出去——他以为青峰也是过来洗手的,下意识地在给他腾出空间。




     另一双更加温暖的手覆在他紧握着门把手的左手上,刚刚打开的门被迅速合上,黄濑刚刚转身,就在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被摁在了门板上。




     有门被反锁上的声音,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压过来的人堵住了嘴唇。




     “唔……!”




     双手刚探上对方的胸膛,想要用力推开,却被攫住了手腕拉向两边,他自觉力气不小,那个人的力气却比他更大。




     紧咬的牙关正因为穷追不舍的唇舌挑逗愈发不能坚守,保持着身体被压住的姿势,两人竟是更加紧密了,赤裸的上身贴在一起,惊得黄濑差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可从来没跟一个男人这么靠近过。 




    就这么慌神,那人灵活的舌头蛮横地撬开稍稍有些松懈的牙关,毫不犹豫地探了进来,黄濑本能地伸出舌头抵抗他的侵入,不知怎的,不谙情事的他却将这种抗拒暧昧地表现成了迎合。




     可恶,早知道应该就着他伸过来的时候狠狠咬上一口…… 




    可惜现在为时已晚,黄濑的舌头被他狠狠吸出,在唇齿间狠狠爱抚着……想要撤回已是毫无可能,津液几乎就要顺着嘴角流出。 




    不行了,对方娴熟的吻技和腰间时不时要命的轻抚对付他这个菜鸟真是绰绰有余,自己好像要被牵着鼻子走了…… 




    “唔……”唇舌交战的水渍声充斥着他的耳膜,整张脸都红透了。




     这感觉……未免也太……




     青峰的手一路向下,两根手指前端伸进了他的裤子边沿处,却没有再继续深入,而是揽过黄濑的腰,将他向自己扣地更紧,微微上提,迫使他跟自己靠得更近。 




    两人吻地剧烈,黄濑感觉自己越来喘不过气,就快窒息,谁知这时青峰却突然放开了他。 




    “咳咳……”黄濑一个大喘气,差点被自己呛到,靠着门咳嗽起来,他的面色潮红,两眼因为窒息过久含满潮气,简直就是一副春情泛滥的模样。 




    青峰打开门,同时将他也拉了出来。 




    “既然选择了做这行,就要有专业的素养……去吧!”被重新推向摄影棚的黄濑,回头望了一眼同样背对他离去的前辈的背影,依然有点发懵。




     要竭尽所能去表现出应该表现的东西,才是真正的专业…这大概就是前辈想要告诉他的意思吧?




     嘴唇到现在还在麻着,黄濑伸手去碰了碰嘴角,手感都变得不甚真实了。虽然别人都不知道他刚刚经历过什么,自己却总心虚地觉得一眼就能被大家看穿。




    虽然身上的油彩也确实因为刚刚跟青峰前辈的亲密接触被蹭花了一大片,做好的发型也在过程中被抓得乱七八糟, 可他耽误不起太多的时间,因为那么多工作人员都在等他一个人。




     他走向今吉,说了声抱歉:“对不起,前辈,我可能需要补一下妆……”




     今吉抬头看了看,打断了他:“不不不,你现在就上去,对,就是现在。”




     黄濑愣了一下,却仍然照做,不知为何这次面对镜头,感觉他已经能完全放开自己。




     拍了几组照片过后,今吉就对他比了个ok的手势,示意他可以下来了。


 


    黄濑一边接过小助理递过来的上衣穿上,一边有点忐忑地走向拿着相机反复比对的今吉,问道:“今吉前辈,我……” 




    “嗯嗯,别担心,这次的很okay哦。”今吉没有抬头看他,却能感受到问话的黄濑那紧张的语气了。“托你的福……我也算是超额完成任务了。”




 “诶?”黄濑大概有点不能理解他的话,不过前辈觉得过关的作品,那应该是没有问题,只是自己有点疑惑,这次的主题,自己真的有好好表现出来吗?




     看着黄濑远去的背影,今吉在嘴里小声嘀咕:“这根本就不是表现不表现的问题吧,你这明明是激发了所有读者的兽欲才差不多……”




     嘛,总算能完成任务了,今吉也算松了一口气。




    他向来不爱跟陌生的Model合作,他对拍摄很较真,拍不出想要的感觉就肯定会霸着对方不松手,一来二去对方也会烦躁得要命,遇到稍微大牌一点的模特,结局往往就是不欢而散。




     不过,他突然有点期待起下一期的新刊发售。




    不管黄濑愿不愿意以这种方式,也绝对会在娱乐界掀起一期不小的风暴呢。




     黄濑,我看人的眼光跟青峰一样,绝对错不了呢。








     “于是呢?” 




    今吉笑眯眯地望着他,不怀好意:“他可是直的哦。” 




    青峰接过今吉递过的酒杯,一饮而尽。


 


    “那又怎样?”




     是说不论他取向如何,青峰也要勇往直前,还是说,喜欢黄濑只是他自己的事情,无论黄濑是否回应?




     “嘘……”青峰将手指横在双唇之前,故作神秘地保密。




     “你这种敢想敢做的性格……我可真是比不了。”今吉无奈地摇摇头。




     人想要活得潇洒,真是太难。




     “我就算再敢想敢做又能怎样……”青峰拿着手中的空酒杯,对着他晃了晃。 




    “他于我就好像是水中之月,根本就……触不可及啊。”








 【番外】 


    黄濑已经有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出门。




     电话不接,邮件不回,每天躲在小公寓里等外卖送上门。




     《南风》新刊发售之后,他突然就以一股龙卷风之势火遍了整个娱乐圈,到处都在打听这枚小鲜肉到底是何方神圣,还有他的性取向到底是弯是直?论坛贴吧挤爆了各种与他有关的讨论帖,他的不回应反而让这些讨论更加火热了起来。




     黄濑吓坏了,之前的他,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模特而已,这种阵势他压根就没见过,同样吓坏的还有他的小助理,就在刚刚黄濑给她回了电话,希望她不要担心自己。 




    “不管怎么说,红了总比没有人知道要好嘛…”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她还是安慰自己。




     还有,外界似乎真的对他的取向有诸多猜疑,他知道现在解释那些或许根本无关紧要,或者说于事无补。




     突然想起那天的青峰前辈,虽然对自己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其实是想要帮自己的对吧。




     也许他说得没错,既然选择了这行,就要面对数不清的状况和压力,还有猜疑和误解,也许他应该试着准备好去迎接这一切,无论好坏,而不是窝在这里胡思乱想。




     想到这里,他起身拿出自己书架上放着的那叠名片盒,翻出其中一张,又掏出手机对着上面的邮件地址发送了简讯。 








“青峰前辈,我是黄濑凉太,可以跟你聊聊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END


 



[青黄]内在的时钟

田园犬:

这个为你而改变的时钟。






    黄濑总是觉得他的青春年少太长了,长到他把几乎所有感兴趣的事物都尝试了遍,却还是没有进展到被允许燃上一支烟的年纪。但黄濑还是偷偷尝试了抽烟,就在上课期间教学楼的天顶,那里总是很大风,身上的烟味可以很快被吹散。




    他可不像其他稚气未脱的男学生,以为抽烟就是变得有男人味把到妹的捷径,毕竟他身边可不缺少爱慕他的女孩子,而且他对把妹这种事完全不感到有趣。烟是他从父亲扔在茶几上抽了一半的烟盒里拿的,用纸巾包着一直揣到了学校,打火机就在校门口的便利店随便买了一支,当时他还笑嘻嘻对年轻的女收银员说要买回去把不及格的试卷都烧掉。烟味很呛,是他可以承受但却并不感到欢愉的体验,他只抽过一次就放弃尝鲜,下楼回到他作为一个不太寻常的高中生模特看上去似乎很优良的人生。他好像是在利用抽烟这个成年人的行径,想要匆匆加快他的人生进程似的。可惜抽烟也没什么有意思。




    学习当然是很无趣,黄濑只把它们做到勉强OK。运动很有趣,可以像快速蒸煮锅那样给他冷淡的血液很快蒸腾出汗水淋漓。他喜欢的活动都是可以迅速就让他热起来的,像运动唱K拍照或者是品矿泉水,最后那一项乐趣在于品尝之后马上就能知道是什么牌子,和刮刮乐的期待中奖心情很有一些相似。与之相对他不喜欢慢热的事情,例如画画读文库本下棋或者是动脑子,在这方面他完全没有才能,要做这些他还不如继续他休息日的常态去涉谷逛街。他觉得自己还算是幸运,喜欢做的事情上多少都有一些天赋,模特也是,运动也是,这就让他可以在杂志封面里承托出说不清道不明的光感,在运动场赢过校队正选踢着遍布黑白五边形的足球向球门畅快进发。




    他的同班同学里有一个紫色齐肩发的高个子,最喜欢的活动是享用各种包装的零食。黄濑相信,如果有足够多的美味棒堆在他面前,他可以化身植物一整天不挪动方位。他是个很可爱的家伙,黄濑喜欢他毫不做作的简单纯真,但黄濑却完全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可以如此热衷于同一件事物,斗转星移十年八载都不会变的。他自己反正是不行,注意力集中不了十分钟就要换场景,要是把他放到图书馆里打发去查资料,手上刚抽出称心的一本来,还来不及翻开,眼睛就要自动捕捉起下一本的侧标题。




    这个世界的信息流只会越来越多,动作慢吞吞是没办法尽兴而归的。可当黄濑从其中挑选出他喜欢的并上赶着把它们一样接一样认真体验后,他却感到了全部的兴味索然。对于他来说,世界太过丰富和轻易就会转入贫乏的怪圈。他常常也会想是不是双子座的青春太敏感,说不准每个人的生活其实都这样,透着某种程度的自命不凡,同时也是绝对的淡而无味。






    黄濑曾在一本书里看到过,世界里有三种钟表,挂在宾馆大厅墙上一排八个的分区时钟,决定外在世界事物演化的时钟,每一个人内心里的时钟。人生就是在内在时钟的催促下,生活在分区时钟的分针秒针里,并不断修改自身时间迎合外在时钟的旅程。将步调与外界拉到一致是必要的,这是合群的另一种解释,念书上班成家生孩子必须要在公认的时段里完成,不这么做就会被视为异端。黄濑想他就是那种不愿意修改内在时钟的人吧,因为他的时钟已经走得比外界都快了,他只能积极扮演着普通的高中生,做一些懒散上课,参加集体体育,挤公交上学,谈论摇滚乐队新单曲的行为。时间总是很容易走快,却难得放慢缩短,所以他的时钟到现在都还保持着固有的调调,过着不咸不淡外热内冷的日子。




    不过这倒真像双子座会做的事。他保持着内在时钟的安稳,却想积极加快外在时钟的历程。人群里他看上去活泼开朗,对万事万物都秉承着强烈的好奇心,却又在独处的时候挂上一副无所事事的表情,无聊进生活的最顶层。他不自觉会这么想,哪一样都可以,只要能让他的神经紧张起来,身体炽热而挥洒出汗水,只要有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人存在——




    什么东西打到了他的脑子。




    真是形象全无的一个瞬间,那颗圆形物体携带的力道迫使黄濑前倾头部,吃痛而发出惊呼。是一颗打到他后就乖乖停留在他脚边的篮球,他捡起来,转身看向球砸来的方向。




    「啊,抱歉抱歉……」似乎是罪魁祸首的家伙举着一只黝黑的手掌,摆出一种双眼不对称的歉意,「你…不是那个很有人气很有名的模特黄濑君吗?」




    「拿去。」黄濑用出打到他同等程度的力道抛回了那颗球,眼泪差点痛到流出来。那个人笑着稳稳当当地接住,转过身而暴露出汗湿着紧贴在背后的背心,他抓着球急匆匆地赶回去,像是一点儿也不想错过今天的部活时间。




    他看上去那么畅快,敞在外面发育良好的肌肉非常具有运动的感染力,他的整个人都是那么充实饱满,就像是吸饱了水的海绵,他从黄濑的眼前远去,洒下一路饱和过度的滚烫汗水。




    他是不是可以带给我和他相同的有意思的人生呢?追着他走过去的黄濑停在体育馆门口,维持着书包带不从肩上滑落的姿势观望起来。那个人的黑皮肤很好认,身高也出众,他使出黄濑做不到的身手过掉所有敌手,用绝无可能的角度单手成功上篮。球被拍进框里发出哐当一声,他双脚稳稳着地,侧过脑袋看向突然出现在馆口的黄濑,「嗯?你是刚才的…」




    啊啊,应该就是这件事情,这个人了。黄濑心里的时钟啪嗒一声,指向了它在这个阶段应该指向的位置。他的表情振奋起来,就像是其他沉溺于青春年少的中学生,他等待了那么久,终于将内在的时钟与外界的时间磨合。




    「我要入部…能让我加入篮球部吗?」他的眼神明亮而认真,冲那个满脸汗的黑皮肤少年转过来困惑又带着无奈的侧脸说道。




end.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些啥,可以当做奇怪的随笔。


在百度百科里搜黄濑凉太,右边相关人物第一个就是青峰大辉,要不要太懂。


宫地前辈真的好萌啊!我喜欢宫地前辈!期待着下一集的高绿表现。




-感谢阅读-

看到基友和美男心都软化了!!!!!